快捷搜索:  

【封面故事】数字激活文物

中国小康网 独家专稿
文|《小康》·中国小康网记者 刘彦华
在当今这个数字化时代,人(ren)类文明的(de)两大重要组成部分——文化与科技(keji)发生了前所未有的(de)碰撞,文化遗产保护利用数字化在向全世界发出新命题时,也给了我(wo)们(men)审视(shi)现在和未来的(de)机会。

图片/TUCHONG
“文化兴国运兴,文化强民族强。”文化是(shi)一个国家、一个民族的(de)灵魂。从2011年提出“建(jian)设(she)社会主义文化强国”目标,到2035年“建(jian)成文化强国”,历时24年的(de)宏伟蓝图,不断地向世界展示(zhanshi)着我(wo)国高度的(de)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。
文物和文化遗产承载着中华民族的(de)基因和血脉,是(shi)增强文化自信、建(jian)设(she)文化强国的(de)重要资源。如何让文物和文化遗产活起来,从而推动我(wo)国从文物资源大国走向文物保护利用强国,如今,这个不容回避的(de)时代命题已经摆在人(ren)们(men)面前。
“数字技术逐渐成为新常态下文化遗产活化创新的(de)新动能。”
“一手向传统要资源,一手向现代要技术,数字人(ren)文创新,使文化遗产更具传承活力。”
“文化遗产拥抱数字化能够超越时空阻隔,让文化遗产永葆青春,让文化故事永久传颂,让中华文化历久弥新。”
……
当前,我(wo)国正在阔步迈进数字经济时代。以大数据、5G、虚拟现实、人(ren)工智能为代表的(de)新技术蓬勃发展,展现出巨大的(de)发展潜能,推动着生产方式、生活方式和治理方式发生深刻变革。而传统的(de)文物和文化遗产保护利用,也因数字化技术叩门,获得了无限的(de)想象空间。
用现代科技(keji),守护古老文明
2019年,一场大火,让世界心碎神伤。
巴黎圣母院,世界著名的(de)文化遗产,法国的(de)重要象征,世界上第一个具有真正意义的(de)哥特式大教堂,建(jian)造于1163年,完工于1345年,至今已有800多年历史。然而,2019年4月15日,一场持续了近15个小时的(de)熊熊大火,将之毁于一旦。
那一刻,大文豪雨果在不朽名著《巴黎圣母院》里发出的(de)疾呼,尤显振聋发聩:不管建(jian)筑艺术的(de)将来如何,在我(wo)们(men)期待着新的(de)纪念性建(jian)筑的(de)时候,还是(shi)把古老的(de)纪念性建(jian)筑保存下来吧!
如何让传世文物保持当下的(de)姿态在历史长河中不断前进,使将来的(de)人(ren)们(men)依然能与今天的(de)我(wo)们(men)一样,追思先民创造的(de)灿烂文明?
文物保护工作者的(de)回答是(shi):利用现代科技(keji)为文物建(jian)立数字档案,让文物在二进制的(de)世界中获得“永生”。
这也是(shi)巴黎圣母院被大火摧毁后,唯一让人(ren)感到安慰的(de)一点。据悉,除了艺术历史学家和历史建(jian)模师安德鲁·塔隆曾于2015年对(dui)巴黎圣母院进行了一次全方位的(de)研究,创建(jian)了该建(jian)筑的(de)数字档案外,Google Arts Culture也曾和世界各地的(de)博物馆合作,将展馆、文物以虚拟的(de)形式放到网络上,而巴黎圣母院正在其中。另外,有媒体报道,曾经参与过《刺客信条:大革命》游戏制作的(de)人(ren)员称,为了打造一个真实的(de)游戏背景,他(ta)们(men)曾经花了两年时间(shijian)去还原巴黎圣母院的(de)外观,“细致到外表的(de)每个石头”。
这些由历史学家和游戏制作人(ren)共同为巴黎圣母院所做的(de)精确数字复原,正在成为如今修复巴黎圣母院的(de)重要参考资料。
其实,不只是(shi)巴黎圣母院。浙江大学文物数字化团队(tuandui)(dui)李志荣教授曾表示,所有我(wo)们(men)今天得见的(de)文物都是(shi)劫后余生。抛开其他(ta)种种破坏不谈,还有一项最终的(de)不可抗力,即时间(shijian)。不仅文物的(de)本体受到威胁,其承载的(de)信息也时时发生变化。如果人(ren)们(men)不去记录,可能文物在下一秒就会永远消失。
在我(wo)国,数字化,同样正在成为保护文物的(de)一个有力手段。
早在20世纪80年代末,敦煌研究院就提出数字敦煌的(de)构想,利用计算机技术和数字图像技术实现了敦煌石窟文物的(de)永久保存和有序利用。2016年,数字敦煌资源库上线,首次向全球免费共享敦煌石窟的(de)高清图像和全景漫游。
与敦煌相隔千里的(de)塔尔寺,是(shi)青海省和我(wo)国西北地区的(de)佛教中心和黄教圣地,是(shi)一片庞大的(de)藏汉结合建(jian)筑群,占地45万平方米,独具民族与宗教的(de)鲜明特色。但由于地质原因,这些古建(jian)筑急需数字化保护。
2019年,巴黎圣母院大火发生后不久,中国航天科技(keji)集团有限公司(gongsi)(gongsi)五院508所的(de)航天创智团队(tuandui)(dui)与青海师范大学达成文化遗产数字保护项目合作协议,作为国家文物局专项“古建(jian)筑数字化建(jian)模研究”的(de)子项目,采用航空倾斜摄影技术与图像处理算法,首次针对(dui)古建(jian)筑藏式风格元素提取,实现对(dui)塔尔寺9300余间(座)古建(jian)筑群数字化存档、管理。
浙江大学“文物方舟”团队(tuandui)(dui)的(de)行动更早。该团队(tuandui)(dui)于2012年成立,后逐渐转型成为致力于“文物数字化保护”的(de)研究团队(tuandui)(dui),并扩大招揽范围,吸纳计算机学院、设(she)计专业等领域中同有文物爱好(hao)的(de)学员,逐步实现多学科间的(de)高度融合,于近十年内申请到多项专利,截至2022年4月共完成133个数字化项目,石窟、壁画、墓葬、寺庙等都是(shi)他(ta)们(men)采集和复制的(de)对(dui)象,云冈石窟第3窟、第12窟,龙门石窟,托林寺壁画,青州博物馆,大足石刻复制窟等大项目不一而足。其中,云冈石窟第12窟还是(shi)该团队(tuandui)(dui)与云冈石窟研究院合作制作的(de)世界上首个可移动的(de)3D打印石窟。
值得一提的(de)是(shi),随着科技(keji)的(de)发展,数字化不仅能保存文物,还能帮助文物“看病”。例如,面对(dui)剥落严重的(de)敦煌壁画,腾讯多媒体实验室与敦煌研究院合作,通过深度学习敦煌壁画病害数据,形成了自动识别并添加图示的(de)一整套算法,打造出高效的(de)AI壁画病害识别工具,有效提升了修复速率。例如,静静矗立在雪域高原上的(de)布达拉宫,它(ta)的(de)建(jian)筑本体上分别装置了温度传感器、倾斜仪、应变计、位移计等传感器,这些传感器24小时不间断获取着环境温度、裂缝宽度、倾斜角度的(de)细微变化,以便于文物保护单位和科研机构根据变化及时调整保护措施。
我(wo)国是(shi)文物大国,据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登记结果,全国仅登记不可移动文物就有766722处。近年来,国务院连发多个文件对(dui)新时期文物工作改革与创新提出明确要求,借助数字化手段,进行预防性保护,已经成为行业共识。
让文物“活起来”
“让收藏在博物馆里的(de)文物、陈列在广阔大地上的(de)遗产、书写在古籍里的(de)文字都活起来。”“活起来”三个字,为我(wo)国文化遗产保护工作指明了方向。
2017年2月,国家文物局发布《国家文物事业发展“十三五”规划》,明确提出:多措并举让文物活起来。坚持保护为主、保用结合,坚持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,大力拓展文物合理适度利用的(de)有效途径,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,培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,让历史说话,让文物活起来,讲好(hao)中国故事,提升中华文化国际影响力,让宝贵遗产世代传承、焕发新的(de)光彩,用文明力量助推发展进步。
2018年10月,由中共中央办公厅、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(de)《关于加强文物保护利用改革的(de)若干意见》中明确指出:“充分运用互联网、大数据、云计算、人(ren)工智能等信息技术,推动文物展示(zhanshi)利用方式融合创新,推进‘互联网+中华文明’行动计划。”
2021年11月,国务院办公厅印发《“十四五”文物保护和科技(keji)创新规划》,首次将科技(keji)创新写进题目,设(she)置了专门篇章,对(dui)提升文物科技(keji)创新能力进行了“全链条”布局,并提出了“建(jian)设(she)国家文物资源大数据库”“加快推进博物馆藏品数字化”“推动博物馆发展线上数字化体验产品(chanpin),提供沉浸式体验、虚拟展厅、高清直播等新型文旅服务(fuwu)”等多项突破性举措。
2022年5月,中共中央办公厅、国务院办公厅印发《关于推进实施国家文化数字化战略的(de)意见》,明确提出,到“十四五”时期末,基本建(jian)成文化数字化基础设(she)施和服务(fuwu)平台,形成线上线下融合互动、立体覆盖的(de)文化服务(fuwu)供给体系。
“让文物活起来是(shi)今天文物保护的(de)核心,而数字化是(shi)为了让文物走近更多人(ren)。”中国文物学会会长、故宫博物院原院长单霁翔强调称,数字技术是(shi)工具,不是(shi)最终目的(de),数字技术的(de)最终目的(de)是(shi)促进经济社会发展、惠及人(ren)民现实生活。数字创意也不是(shi)简单的(de)应用技术或是(shi)简单的(de)数字产群,而是(shi)根据人(ren)们(men)不断变化的(de)现实需要而更新。
近年来,在数字技术加持下,我(wo)国文化遗产保护利用呈现出一些新现象。
——数据资源规模化、集成化进程加速。故宫于2019年7月开发完成数字文物库项目,并首次在官网服务(fuwu),一次性公布5万件文物产品(chanpin)的(de)高清图片,实现了博物馆数字资源从管理到服务(fuwu)的(de)理念转化。至今,故宫数字文物库已对(dui)外发布超过8.3万件文物高清数字影像和相关的(de)信息,并定期持续扩大文物影像的(de)公开数量。敦煌研究院从上世纪80年代提出“数字敦煌”的(de)构想,至今已将30个洞窟、4430平方米壁画全面数字化。
——公共文化服务(fuwu)数字化水平提升。博物馆作为重要的(de)公共文化阵地,在传承优秀传统文化、传播科学技术知识、满足人(ren)民群众精神文化生活等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。受疫情影响,近两年,我(wo)国博物馆数字化建(jian)设(she)明显加快,凭借丰富的(de)数字技术手段,通过将其他(ta)媒体形式引入博物馆,打造出多姿多彩的(de)“云上展览”“云直播”等数字化产品(chanpin),并且借助AR、VR等沉浸式技术,给人(ren)耳目一新的(de)视(shi)听享受。据悉,国家博物馆近日发起的(de)“全球博物馆珍藏展示(zhanshi)在线接力”活动中,一些热门博物馆吸引了上百万观众观看。
——红色革命文化数字内容供给能力增强。近年来,各地政府为积极打造红色文化品牌,提升红色文化传播力,一方面,借助5D、VR、AR等数字化手段,将红色文化资源中被破坏的(de)、消失的(de)红色革命历史旧址、伟人(ren)故里、红色史料等通过技术手段进行复原再现,通过模拟革命历史时期的(de)具体实际,激发人(ren)们(men)体验的(de)积极性,增加红色文化传播的(de)体验性和趣味性,是(shi)红色文化数字化变革的(de)鲜活体现。另一方面,借助微信、微博等数字媒介将红色资源制作成图片、文字、音频(pin)等多种形式进行传播,以动漫、游戏、短视(shi)频(pin)等多种姿态融入人(ren)们(men)生活的(de)方方面面,利用数字化打破地域限制和时间(shijian)限制。
——文化消费新场景不断“解锁”。 2021年,河南卫视(shi)春晚节目《唐宫夜宴》和端午特别节目《洛神水赋》以及此后的(de)“中秋奇妙游”、今年的(de)“端午奇妙游”等应用数字技术展现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之美的(de)诸多节目,引发强烈社会反响,并在消费市场衍生一系列火爆商业现象。
走向大众是(shi)大势所趋
数字化技术的(de)广泛应用为文化遗产保护和传承工作带来了新的(de)机遇。首先,数字化扫描和存储为文化遗产留存下“永不消逝”的(de)宝贵资料,有助于历史文化资源的(de)整体性保护、研究和传承。其次,数字化拓展了文化遗产的(de)展示(zhanshi)方式,可以更好(hao)地发挥其教育、传播和科普功能。再次,数字化对(dui)开发文创产品(chanpin)和文化产业具有促进作用。
利用数字技术开展文化遗产保护传承正在成为一股强劲的(de)浪潮。故宫博物院院长王旭东认为,在数字时代和疫情之下,人(ren)们(men)应当以更为长远的(de)眼光,重新审视(shi)博物馆的(de)定位与使命,深入挖掘阐释文化遗产的(de)多元价值,赋予文化遗产新的(de)活力,答好(hao)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的(de)时代命题。
如何将数字文物做得更加吸引人(ren),也是(shi)一大考验。一位视(shi)觉公司(gongsi)(gongsi)的(de)专业人(ren)士直言,当数字文物仅仅描述文物的(de)时候,就少了一点历史意味,而当数字文物与人(ren)文故事连接在一起的(de)时候,才会有更好(hao)的(de)理解度。因此,与文物相关的(de)人(ren)物故事是(shi)核心。至于数字文物保护是(shi)更倾向于还原历史复刻,还是(shi)更倾向于艺术创作,主要看文物部门的(de)目的(de)是(shi)让历史遗留得到更好(hao)的(de)保护,还是(shi)让更多的(de)人(ren)看到这些历史文物,得到传承。
“当前前沿科技(keji)与文化遗产深度融合的(de)核心痛点是(shi)数据关联、创意转化与交互体验三方面的(de)核心问题。”湖南大学设(she)计艺术学院院长季铁分析称,从国外来看,“谷歌艺术与文化”“迈向国家珍藏”“欧洲文化图书馆”等项目都是(shi)智能技术参与文化大数据平台建(jian)设(she)的(de)实践。对(dui)国内而言,也需要思考不同馆藏资源在内容可及(数据关联与可视(shi)化)、情境可及(数字叙事与具身体验)、互动可及(分布式参与与众智创新)三个层次,实现从文化数据到信息、知识与智慧的(de)进阶。他(ta)强调,文化遗产资源除了欣赏以外,需要更好(hao)的(de)交互方式、工具和平台,来赋能数据的(de)再生和智能转化。
中央美术学院设(she)计学院艺术与科技(keji)方向教授费俊则认为,文化遗产数字活化,是(shi)通过文化与科技(keji)融合来创立受众和文化遗产之间的(de)互动界面以及超级用户体验,提升文化遗产的(de)公共可达性、活态生命力和社会影响力。文化遗产数字化演绎的(de)三个主要应用场景,包括数字文博、数字文创和数字文旅。在他(ta)看来,“文化遗产的(de)数字化演绎”核心的(de)方法论强调基于不同文化遗产的(de)特定属性及其应用场景的(de)特殊性来形成独特且相关的(de)演绎方式。科技(keji)是(shi)手段而非目的(de),只有找到文化遗产转译的(de)有效方式及应用场景,所创作出的(de)作品或产品(chanpin)才能产生广泛的(de)社会价值、经济价值和文化价值。
历史文化遗产不仅生动诉说着过去,也深刻影响着当下和未来。在当今这个数字化时代,人(ren)类文明的(de)两大重要组成部分——文化与科技(keji)发生了前所未有的(de)碰撞,文化遗产保护利用数字化在向全世界发出新命题时,也给了我(wo)们(men)审视(shi)现在和未来的(de)机会。科技(keji)企业(qiye)用有界的(de)技术重塑了无界的(de)文化,在面临“文化保护”这个全世界的(de)共同使命时,正在用“科技(keji)向善”的(de)力量一步步推动文化传播的(de)进程。
(《小康》·中国小康网 独家专稿)
本文刊登于《小康》2022年8月上旬刊
文物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893人留言! 共有:893人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