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

四川彭州龙漕沟:被流量选择的非正规景区

8月13日,彭州市应急管理局与彭州市委宣传部通报显示,当日14时37分,彭州市龙门山镇接到气象预报,辖区有对(dui)流云团生成,将伴有短时强降雨。接报后,龙门山镇政府立即组织镇村(社区)干部、巡逻队(dui)员及志愿者等力量对(dui)辖区内河道沿线戏水游客进行劝离。15时30分,小鱼洞社区龙漕沟突发山洪,河道未撤离游客被卷入山洪。截至13日24时,山洪灾害已造成7人(ren)死亡。

多名附近村民向新京报记者证实,龙漕沟是(shi)一处未开发景区,且多发洪水,当地村民一般不会去玩耍。但近两年,龙漕沟频(pin)繁出现在社交媒体上,俨然成了网红打卡地。

流量选择了龙漕沟,越过铁丝网的(de)游客攀升了不止十倍。对(dui)这一不是(shi)景区的(de)“景区”,当地政府组织巡逻队(dui),不断加长围网,增设(she)警示牌,却仍未能劝返不断涌入的(de)游客。当山洪来袭,巡逻队(dui)、村民和志愿者对(dui)着游客的(de)大声呼喊,仅成为火热的(de)网红打卡地中一声被淹没的(de)叹息。

“2秒的(de)时间(shijian)水就冲下来”

8月13日,龙漕沟突发山洪的(de)时候,来自成都的(de)王文文(化名)正在龙漕沟上游一处清水潭游玩。和她(ta)一起的(de)还有旅行团的(de)80多名游客。

王文文回忆,导游带他(ta)们(men)到达清水潭后,有人(ren)在潭中游泳,有人(ren)在周边拍照,还有人(ren)在水中冰镇西瓜,“那处河道旁没有围网,也没有设(she)警示牌,我(wo)们(men)是(shi)唯一在该河段游玩的(de)人(ren)。”

13日下午3时许,王文文发现豆大的(de)雨点飘落下来,就和男朋友开始收拾东西往回走。走到一半,洪水轰然而下,“2秒的(de)时间(shijian)水就冲下来,把眼前的(de)路淹没了。”原本只到脚踝的(de)水瞬间涨至膝盖,脚下的(de)石子凹凸不平,她(ta)光着脚,有些站不稳。

王文文和男朋友挪到一块巨石后面,双手紧紧拉着,稳住脚,朝岸上的(de)游客喊“救命”。当时,她(ta)看到所有人(ren)都“蒙了”,导游朝他(ta)们(men)喊“不要动”,“当时我(wo)们(men)想,不动的(de)话,水越涨越高,只会越来越没有希望。”于是(shi),王文文和男朋友以及另一名被洪水困住的(de)游客爬上了巨石,暂时安全了。

此时,裹挟着石子、泥沙的(de)山洪沿着狭窄的(de)河沟汹涌而下,至中游一段,冲走了李先生的(de)小女儿、大女儿及其男朋友。

李先生告诉新京报记者,他(ta)们(men)一行五人(ren)是(shi)从南充到彭州玩水的(de),选择龙漕沟是(shi)因为小女儿做短视(shi)频(pin)自媒体,“要搞个瀑布拍照。”李先生回忆,他(ta)听到“一声打雷”后抬头一看,山洪顺势而下,他(ta)想游过去救女儿,但只游了100米就被洪水冲到了边上,情急之下抓住一根树枝,被岸上的(de)游客拉了上去,但河中间的(de)三人(ren)已被洪水淹没。

据彭州市应急管理局通报,8月13日14时37分,彭州市龙门山镇接到气象预报,辖区有对(dui)流云团生成,将伴有短时强降雨。当日15时30分,小鱼洞社区龙漕沟突发山洪,河道未撤离游客被卷入山洪。事故发生后,彭州市应急管理局、公安局、消防大队(dui)等部门立即赴现场开展搜救工作。

王文文等三人(ren)被消防救援人(ren)员从巨石上救下,李先生的(de)小女儿被石头挡住,大女儿的(de)男朋友也获救。当日晚,李先生在殡仪馆见到了遇难的(de)大女儿。

流量选择的(de)“景区”

小雯(化名)在距离龙漕沟100米的(de)农家长大。对(dui)她(ta)来说,龙漕沟是(shi)被禁止的(de)地域。

龙漕沟地处湔江支流,小雯记得,从她(ta)小时候,这里就一直有巡视(shi)员,会劝阻人(ren)下水。龙门山镇人(ren)民政府公众号“山水龙门”中的(de)一篇文章显示,龙漕沟属于地质灾害点位,易发生泥石流、山洪灾害。按照彭州市防汛防灾要求,禁止一切人(ren)员进入河道内。

彭州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局编写的(de)一份《彭州市2019年地质灾害隐患点情况统计表》中,“小鱼洞镇太子村1组龙漕沟泥石流”是(shi)彭州市401个地灾隐患点之一。多名附近村民向新京报记者证实,龙漕沟并非正规景区,且多发洪水,当地村民一般不会去玩耍。

小雯知道,从河滩出发,逆流向上走4个多小时,便可到达河段上游,那里有一个瀑布,但她(ta)从未去过,还是(shi)从社交媒体上看到的(de)。她(ta)回忆,“大约从去年暑期开始,各种社交媒体都在推送龙漕沟,有图文,也有视(shi)频(pin),多的(de)时候一天能刷到好(hao)几个。”

妈妈也打电话(dianhua)告诉她(ta),今年还未入伏时,家里民宿的(de)19间房就几乎被订满。这两年,除了每年都来长住的(de)回头客,还多了不少“闪住”客,“成都、重庆或泸州等地的(de)年轻人(ren),周末自驾来玩。”

陈兵(化名)就是(shi)自驾游的(de)一员,之所以选择龙漕沟是(shi)因为“水更清澈,还免费”。自2016年起,每年7、8月份的(de)周末,他(ta)都会驱车从成都到龙漕沟玩水避暑。陈兵发现,从2021年夏天开始,去往龙漕沟的(de)路上时常会堵车,往常一个小时的(de)车程,最长要耗费三四个小时才能到达。而往年仅有五六十人(ren)的(de)狭小河沟,如今常常拥挤了上千人(ren),“露营、踩水,拍照、拍视(shi)频(pin)的(de),我(wo)都看到过。”

王文文告诉新京报记者,她(ta)是(shi)在游侠客旅行社报名参加的(de)“彭州小鱼洞-中坝森林-龙漕沟”一日游。8月15日,记者致电游侠客旅行社质量监察员张先生,他(ta)告诉记者,这是(shi)公司(gongsi)(gongsi)近年来推出的(de)一条徒步路线。张先生说,“旅行社制定路线前,会参考网络平台上流量较高的(de)热门地点,然后工作人(ren)员亲自走一遍,看一下强度、难度、安全等问题,并通过我(wo)们(men)的(de)专业进行改进,让不安全的(de)地方变得尽量安全。如果户外都是(shi)去那种开发过的(de)景区,就不叫玩户外了。”

多名在13日参与了该路线旅行团的(de)游客向新京报记者表示,这一路线的(de)风险评估等级为二星。“属于相当休闲的(de)项目,小孩子也可以玩。”王文文说。

上千的(de)人(ren)流量给这一河沟留下了瘢痕。陈兵发现,龙漕沟入口处多了许多卖冰粉、凉面的(de)小摊贩,河沟边上有卖水枪的(de),河道中还有挑着担子边走边卖豆花的(de),水潭边许多垃圾,有的(de)甚至漂浮在河流中间。

“只要预报有雨,我(wo)们(men)就去劝返游客”

龙漕沟并非正规景区,管理成了难题。

相关资料显示,龙漕沟为小鱼洞镇太子村和龙门山镇宝山村的(de)界沟。据彭州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局资料显示,2019年之前龙漕沟由小鱼洞镇太子村分管。2019年,彭州市撤销小鱼洞镇,将其所属行政区域划归龙门山镇管辖,龙漕沟也随之交由龙门山镇管辖。

黄勇(化名)是(shi)小鱼洞社区太子村的(de)村民,也是(shi)龙门山镇巡逻队(dui)的(de)一员。他(ta)告诉新京报记者,巡逻队(dui)共有三十多人(ren),是(shi)专职巡逻,每天早8点上班,下午5点下班,听从龙门山镇人(ren)民政府的(de)安排,对(dui)整个山区进行巡逻,包括龙漕沟、银厂沟、后坝等多地。

“做的(de)事可杂了。”黄勇介绍,巡逻队(dui)负责提示游客、疏导交通、清理环境卫生,还要防止有人(ren)偷砂石,“镇政府包了一个保洁公司(gongsi)(gongsi)来清理龙漕沟的(de)垃圾,今年还建(jian)了一个停车场。”

在黄勇印象中,来龙漕沟的(de)人(ren)多起来之后,他(ta)们(men)的(de)巡逻重点就是(shi)龙漕沟了。巡逻队(dui)常常三四个人(ren)一组,去劝返龙漕沟的(de)游客。“不管一级二级三级预警,只要预报有雨,我(wo)们(men)就去劝返游客。”

据彭州市应急管理局通报,接到强降雨预警后,龙门山镇政府立即组织镇村(社区)干部、巡逻队(dui)员及志愿者等力量对(dui)辖区内河道沿线戏水游客进行劝离。有媒体报道,太子村村干部组织了近20人(ren)劝返游客,“用大喇叭不停地喊,声音都快哑了,但他(ta)们(men)以为我(wo)们(men)在吓唬他(ta)们(men)。”

“山水龙门”中一篇总结政府工作的(de)文章显示,2021年,生态应急办在龙漕沟、后坝河、湔江小鱼洞大桥等重点河段增设(she)围网约10公里,增设(she)“严禁下河游玩”警示牌130余个。在预警期间劝返车辆1000余车次、劝返游客13000余人(ren)次,全镇范围内未出现一起地灾人(ren)员伤亡事件。

陈兵记得,龙漕沟沿线草木茂盛,“有些地方是(shi)天然的(de)屏障,按理是(shi)不需要围网的(de),但人(ren)多了之后,就走出了一条路来。龙漕沟周围,这种小路至少六七条。”

王文文在得救后,走到下游时,看到了围网和警示牌,“我(wo)这才知道原来这是(shi)一条禁止进入的(de)泄洪沟。”黄勇介绍,围网是(shi)前两三年一段一段建(jian)起来的(de),“这段把游客拦住了,他(ta)们(men)又会找另外的(de)地方下去,政府就又增加围网。”目前,围网仍未包围整个龙漕沟沿线。

新京报记者 徐巧丽 丛之翔 史航 吴梦真 实习生 苏磊 【编辑:李岩】

好(hao)样的(de)! 南华大学学生在实习路上顺便救了个人(ren)

为什么说南岳衡山是(shi)儒佛道融合发展的(de)典范?

朱元庆:我(wo)们(men)为何要对(dui)外翻译中国法律?

全球最重的(de)大熊猫宝宝在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诞生

国务院办公厅:严格禁止以罚款进行创收

涉及生育、住房和保险,这份文件信息量很大

850人(ren)在日本东京集会 反对(dui)为前首相安倍举行国葬

首批人(ren)道主义运粮船驶离乌港口 粮食署:重要里程碑

马斯克:收购曼联是(shi)玩笑,没有在购买任何体育队(dui)伍

韩媒称赞中国大叔:首尔暴雨中救人(ren)却自谦“不是(shi)英雄”

国家气候中心:当前我(wo)国高温热浪事件达61年来最强

特朗普遭“搜家”,一场更大的(de)风暴正在路上?

中国传统音乐如何体现“和而不同”?

体坛观察:霹雳舞是(shi)一项“年轻”的(de)运动吗?

九曲黄河最后一道弯是(shi)如何形成的(de)?

阿桑奇律师起诉CIA 指后者记录其对(dui)话并复制数据

当代人(ren)类社交黑话图鉴:领导问这句话时你(ni)慌不慌

螺蛳粉“嗦”出新职业 试辣师练就“金舌头”

龙漕沟,景区,龙门山镇,游客,河道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240人留言! 共有:240人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